杰克不抱。

不公主抱的杰克,了解一下吗?

大纲是什么?不存在的。

现在发现小奈布才是大猪蹄子吧!

嘴上说着不会开车结果开起来比我还猛……

而且还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码字……

小奈布就是大猪蹄子!

@佣兵不皮。 大猪蹄子!


杀手养成计划

坑不填了,我要挖新的!

这是一个

表面温和内心腹黑丞相攻×纯情没心机攻击力高杀手受

的故事

还有别的cp等写到了再说吧

——————————分割线——————————

“早知道就不接这趟活了……”

这是萧寒昏过去之前最后的想法。

这还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彼时他才十五六岁,凭着一腔热血,也是为了混口饭吃从了军,结果发现打仗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事,倒是每天的训练让他累的半死。于是,他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悄悄溜出了兵营。

也亏得他这人天生存在感不高,愣是没人发现少了一个人。

出了兵营又不甘心,他便找了一个江湖上的小宗门,靠着以前的底子练了一身非凡的武功。

这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又是为了混口饭吃,他开始接一些悬赏,慢慢的就混出了一点名声。

这次他接的是一单护送的任务,把一份卷宗送到京城。虽然单子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卷宗的重要性和路上会遇到危险,但没办法,谁叫赏金高呢?

于是他完美的被截住了。

双拳难敌四手。

所以他就顺理成章的掉下山崖了。

是不是很狗血?

就是这么狗血。

然后他就顺着崖下的山涧漂啊漂啊漂啊……

至于为什么他没死。

没办法,主角光环就是这么强大。

反正等到他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却不是陡峭的悬崖,而是一间布置简单清雅的小屋。

他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操,真疼。

不是梦。

吓得他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刚蹦到一半,腰突然一疼,又跌回了床上。

然后他发现自己全身酸痛,使不上劲儿。

mmp,就知道从悬崖上跳下来会摔的很疼。(想歪的面壁去)

正在他为自己的见钱眼开后悔时,屋门吱呀一声,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见他一袭白衣,端的是一派清风霁月,君子如玉。

反正很好看就是了。

“公子醒了?”那人应是被他刚刚发出的动静引了进来,略带关切的问道。

嗯……声音也很好听。

啊啊啊啊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啊啊啊!!!!

“啊,嗯,醒了。”

那人似是被他的反应笑到了,也不说话,只管笑着看他。

君陌清是在小屋旁边的山涧里捡到这个人的。

彼时他正在屋外晒太阳,突然看到河里有一个蓝色的不明物体飘过来。

等到凑近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个人。

唔,长得还挺好看的。

等到他回过神来,那人已经被他拎(拖)到了床上。

反正带回来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干脆把他治好了吧。

再然后就是现在这一幕了。

躺在床上的人姿势僵硬的扭过头来看着他,似乎是刚才扯到了伤口,脸色还有点扭曲,却平白让人觉得好笑。

直到萧寒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君陌清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在下君陌清,阁下是?”

“萧寒。”他长舒了一口气。那种不自在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很好,现在更尴尬了。

君陌清再也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随即转身出了小屋:“等着,我去给你盛饭。”

美好生活就这样开始啦~

两人混熟后,每天的日常就变成了:

萧寒起床砍柴+锻炼+做饭→

君陌清起床→

两人上山采药+打猎→

吃午饭→

君陌清到最近的县城医馆开门治病赚钱、萧寒回家+做饭→

君陌清回家→

吃饭+聊天→

睡觉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个月后。

当时正好过节,两人就买了一坛酒喝。

然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鬼知道萧寒居然是个一杯倒!

君陌清看着趴在桌子上的萧寒深感头疼。

“陌清……”萧寒抬起头,眸子里满是朦胧的醉意,冲着君陌清笑了一下。

于是事情就更一发不可收拾了。

总结一下,就四个字:

不可描述

等到第二天早上,萧寒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人圈在了怀里,一抬头就直直的撞进君陌清看着他的目光里,于是他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昨天晚上明明……

很好。

他想起来了。

怪不得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现在还有点疼,怪不得自己腰酸背疼的……

萧寒默默的低下头,并且往君陌清怀里缩了缩。

从那以后,君陌清每天的任务就多了一项。

如何连蒙带骗、连拖带拽、威逼利诱的把萧寒拐上床呢?

——————————分割线——————————

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未完待续.

失去亲爱的小奈布(@佣兵不皮。) 的催更就失去了码文的动力……

管他呢反正没人看


今天杰佣红线牵了吗?4

杰:我们用了三天,把番外想出来啦!然后发现正文一点没写……

佣:番外就是我儿子们了,可看可不看。缘更,简介看前文,请多提点意见,谢谢。可能有崩的现象,防雷。

杰:更新随缘吧,想到啥就写啥了

(这一章或者下一章会有肉渣,应该)

杰:不管了就这样了我要弃坑了(反正没几个人看)

——————————————————————————

(假装写过了测试内容)

                  一周后(我懒)

庄园的生活回到了正轨,一切都像以前一样继续,然而还是有一些小问题……

汉克一如既往的在庄园拍(晃)照(悠),刚刚走到奈布房间前就被奈布的一声怒吼给震住了。

“杰克你个大猪蹄子!”

“小奈布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现在就给我走!离开我的视线!”

“小奈布,我……”

“走!都说了不要每次都放人,你还不改……还有你不是喜欢抱小姐姐吗?去啊!我不拦着你!走!”

汉克听到这一幕连忙开门说到:“发生了什———”

“我再也不理你了!”奈布说完就一手把杰克扔了出去,一手把门重重关上,留下门外一脸懵逼的汉克和杰克大眼瞪小眼。

看到杰克伤心的面具都裂开了,汉克没办法,只能去敲自家弟弟的房门:“奈布,你没事吧?出了什么事啊?”

“你问他!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随之一阵锁门的声音响起,汉克无能为力了,毕竟自家弟弟恋爱了嘛,性格也变了。

汉克拍了拍杰克的背,问到:“杰克,你和奈布吵架了?”

“我不知道啊,我就是来叫小奈布去吃饭,结果就………我干了什么让小奈布不高兴了啊……哥你救救我吧,呜呜呜QAQ”

看着杰克抱住自己大腿不让自己走,而且绅士形象都崩的一干二净,汉克心想:多亏你们是情侣,结果奈布的微表情都看不出来吗?

没办法,汉克说出了憋了一个星期的话:“你和奈布的关系是时候再进展一下了。”

“蛤?进展?”

“就是……emmmmm”汉克突然感觉自己解释不了这个问题了,“你自己想吧,我先走了。”转身一溜烟跑了,留下杰克继续懵逼。

“进展?什么意思啊……搞不清楚,还是问问克塔斯先生好了。”

杰克立马出发去找庄园主,找了好久,终于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找到了他,这时克塔斯在看书。

“克塔斯先生,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啊,是杰克啊,没事。有什么要问的吗?”

“就是……我刚刚和奈布吵架了……他哥看我的眼神也……不大对,很奇怪的样子。”

听到这里,克塔斯皱了一下眉头:“你知道监管者的规则吧。不能怜悯、不能恋爱、不能做一切因为私欲而做的事,这就是你们当“怪物”规则。抱歉我说的有点太直白,但是杰克,你不知道你最近干了什么吗?”

“我……违反了……规定”

“对,我已经对你们很宽恕了,如果是其他庄园主的话,你现在可能一副傀儡了,以后记得注意点。”

“好……对了,汉克还说‘让我和奈布再进展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emmmmmmmm……你……想歪一点?”

“想歪?”杰克一脸懵逼。

“嗯,对。想,歪。”克塔斯眉头一皱,“别告诉我你不懂。”他看了看杰克,大体估计了一下他的年龄,嗯……估计,不小了。

“抱歉,可以说的准确一点吗”

“what?你不知道?敢问您几岁了?”

“和您差不多?”(佣:别想歪,就是那么老)

克塔斯倒吸一口凉气,这孩子,不,这男人,千年萝卜妖?!(佣:摸鱼时候的脑洞)

克塔斯扶额,感叹自己真是老了,没办法,只有后一招了——

“咳,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问问你妹妹试试?”

——甩锅!

“啊?行,我试试,不过没想到还有庄园主不知道的事啊”

“哈哈,哈哈”

尬笑两句之后,克塔斯随便编了个理由走向,啊不,是狂奔(心疼老腰)去了书房。

苏珊也表示无奈,没想到自家老哥那么纯情,连这个都不知道。

于是她在自己带来的行李中翻出了那本在集市上用一周时间淘到的r18本子,然后从前戏开始一直教到结束顺便告诉杰克如何把奈布骗(引诱)来。
令人惊愕的是,杰克全程连脸都没红过反而眼神发光,连连赞到:原来还有这种操作?。(杰:没错这就是我了。佣:妈的怎么更那么少?!)
“好了,现在你懂了吗?”
“嗯,不过为什么我要学这些?”
苏珊无语了,真的无语了。
她都提示那么明显了还想不明白?!
于是,全庄园的人听到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怒吼:“上他呀!!!”

今天杰佣红线牵了吗?3

就当我没写过游戏内容

汉克、克塔斯人设看@佣兵不皮。

苏珊人设、前文看@杰克不抱。

几乎全是对话……

佣和杰是我们俩名字的缩写

佣:这篇比较长,请耐心看完,谢谢

杰:当然没耐心也不怪你,我写作文都写不了这么长

会有作者的乱入

杰:剧透一下有个新cp
——————————————————————
“真是累死了,奈布,每天都会那么累吗?”苏珊擦着汗,歪头看向貌似不是很累的奈布。“辛苦了,每次回庄园的时候,庄园主的魔法阵会让我们的劳累消失,让我们放松一下。我们刚刚的是“自定义”,不会有魔法阵。”“哎呀,真麻烦。可是你为什么不累?”“我习惯了,再说我可是个佣兵,只是每次都要到庄园主那里

修复伤口而已。”汉克心疼的注视着奈布,原来每次都有伤口啊,我弟这是来了个什么地方……奈布仿佛感受到了自家哥哥的视线,小声回应道:“没事,哥,我没事,庄园主和杰克把我照顾的很好。”“弟弟………”苏珊看着仿佛穿越进偶像剧的兄弟俩,一脸嫌弃:“你们说啥呢,一脸伤感的样子……算了不管了,你们的事我可不管。我先去看看房间了,回见~啊累死我了……”为了不打扰他们的感情,苏珊说完就跑。里奥是个会看气氛的人,他一看到兄弟俩的心情不好,就说:“那个,我先走了,晚饭的时候见。”“再见里奥先生。”“再见。”

三人告别后,汉克一把把奈布拉到一旁,看着奈布的眼睛,问到:“奈布,你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奈布看着哥哥一本正经,知道纸包不住火了,只能坦白交代:“其实庄园主,也就是克塔斯先生,不是最初我见到的庄园主。最初的庄园主很残暴,会莫名其妙地惩罚我们,鞭打、火烤、切割什么的都有做,还不停说什么我们自作自受。我说的伤就是当初惩罚的伤,那人还施了魔法,让伤口变得无法愈合,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地位。就在我们快挺不住的时候,克塔斯先生来了,为我们疗伤,还亲自处决了那人,我们很感激他,他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可他会魔法!就相当于什么都有!他可能只是要发好人牌!”“你以为我当初不是那么想的吗!?魔法有限制,如果用多了的话会心脏疼,甚至可以导致死亡!他每次都是在用生命来帮我们!”“可是……”“两位,都冷静一下。”克塔斯从树林里走出来,一脸和(尴)善(尬),微笑着面对着他们,“汉克先生,吃完饭请到花园找我,我有事要和你说”说完,就离开了。奈布生气的说道:“你看,你把克塔斯先生惹生气了!”汉克左右为难,到底是听弟弟的老老实实的去好好道歉,还是继续寻找真相呢?

最后汉克还是准备寻找真相,但要先道一个歉,不然就要被弟弟叨叨死了。晚饭后,汉克紧张的进入花园,一阵玫瑰香和曼陀罗香扑面而来。看来庄园主还挺有情调的,汉克想。“久等了,汉克先生。”克塔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汉克回过头,黑着脸说:“克塔斯先生,今天的事对不起了,我当时情绪有些激动。”“嗯?我没有生气哦。你会怀疑我很正常,你是一个称职的哥哥,也是一个好人,我很欣赏你,你的职业是让人看到事物的美,我的职业是让人失去生命……两个截然不同的职业……说白了,我很羡慕你呢。放心吧,我对奈布先生没有恶意,对全庄园的人也没有恶意。我们是朋友而已,朋友就该互相帮助不是吗?”汉克看着克塔斯笑眯眯的看着他,原来真的是自己误会了。汉克想着,说道:“克塔斯先生,是我误会你了,谢谢你把我弟弟照顾的那么好。”克塔斯微微一笑,低头摘下一朵玫瑰花,说:“没事,这是我因该做的,我都快三百岁了,也该找个地方“安度晚年”了。你很惊讶吧?这就是做死神的代价,看着自己爱的人一个个离开,这滋味可不好受。”克塔斯把玫瑰插在汉克的口袋里,“希望你在庄园里玩得开心。对了——”克塔斯从包里翻出了一个本子,“今天晚上有你的测试,就你一个人,我让杰克去,他还能手下留情。我要去工作了,汉克先生明天见。有事就找我。”“啊,克塔斯先生等一下。”“嗯?”“谢谢你的玫瑰……还有,我想问一下,我弟弟说魔法用多了对心脏有害……”“啊,是这样的。不过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有一天没看见我,就是我去治疗了,不用担心。”克塔斯说完这句话还摸了摸后脑勺,看似简单却有深意。

“克塔斯先生什么意思啊……”“你们到底说了什么啊,你一回来就心神不宁的。”“没事……寒暄了几句而已……”“如果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啊!”“都说了我没事啦,你快去参加排位吧,要开始了。”“哦哦好的,我房间在你隔壁昂,有事找我。”“好,谢谢,祝你排位成功。”汉克说完就看着克塔斯送的玫瑰发呆,那朵玫瑰不仅红的耀眼,而且上面点缀着露珠,十分漂亮,克塔斯先生舍得把这朵玫瑰送我,他是什么意思啊,汉克轻轻抚摸着那朵玫瑰,发现玫瑰上的刺都“剪”了个干净,可是克塔斯给汉克的时候,汉克看的很清楚,那朵玫瑰是刚从树丛是摘下来的,这么说,是克塔斯先生用魔法去了刺?为了我?汉克不由得陷入了思考。“哥!起来!要测试了!”“啊啊奈布对不起,我走神了,不过你不是去排位了……杰克!怎么是你?!还有我什么时候是你哥了?!”“庄园主让我来的,而且小奈布的哥哥就是我哥啊~hiahiahia(痴汉脸)”“啊我忘了今天有测试……走吧,去哪里测试?”汉克决定放弃思考问题,因为他又忘记要去哪了。(其实庄园主就没告诉他。说白了就是太紧张,胡乱编的)“嗯……这个嘛……我……”“你也不知道?那只能去问克塔斯先生啦。”“哦,那我们走吧。”

刚走到庄园主的房间门前,汉克一阵莫名的紧张,不,不是紧张,那种感觉,汉克自己也不知道,这感情,已经20多年没有感觉到了。“克塔斯先生!我们来找你了!我们想问一下我哥的测试在哪里!”杰克的声音一把把汉克拉回了现实,“你哥?我还从没听过你还有哥哥。”克塔斯从房间里走出来,略显疲惫,但嘴角还是微微上扬着:“汉克先生晚上好啊。”“克、克塔斯先生晚上好!”“我们想问一下,去哪里测试啊?”“我看看……你们去圣心医院吧。那暂时没人,还有事吗?”“好的,谢谢。”就在庄园主和杰克说话的时候,汉克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可是没什么用,自从庄园主把玫瑰放到他的口袋里的时候,他的心就一直在剧烈跳动。“汉克先生?你还好吧?脸很红啊。”“我、我没事!”克塔斯准备履行医生的职责,摘下手套,把手放到汉克的额头上(佣:单纯的试体温 杰:这是糖啊!糖!佣:滚)“嗯…没发烧,那脸为什么那么红……”汉克现在脑子晕乎乎的。杰克看着剧情发展不对连忙说道:“那我带着我哥去测试了啊,回见。”然后拉着汉克就跑,“克塔斯懵了一下,点了点头,把手放下,重新戴上手套。笑眯眯的说:“好,去吧。”然后准备回去继续工作。就在关门的一瞬间,克塔斯的心脏一阵绞痛,他用一只手抓紧衣物,一只手扶着门,一把把门推开,紧皱眉头。路过的艾米丽看到了这一景象连忙跑来:“克塔斯先生!你又心绞痛了吗?来!快吃药!”说完,艾米丽赶紧从口袋里掏出药,给克塔斯喂下。“呼……谢谢艾米丽小姐……”“以后小心点!要随身带!下次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好……谢谢……”艾米丽最后叹了一口气,又说(骂)了克塔斯几句,就又赶去排位了。

回到杰克这边,杰克早看出来汉克的心思,毕竟是奈布的男人(痴汉hiahiahia):“哥,你是不是喜欢庄园主?”“诶诶诶诶诶!怎、怎么可能!我我我…”“哥,你就不要解释了,看你的反应,你肯定喜欢庄园主!”“说的跟你是情圣一样(小声逼逼)否定!我、我没有喜欢他!”“我赌两块钱你喜欢他!肯定的!一提他你就像发情了一样!”“我、我们先去测试吧!再不去就晚了!可、可能会被克塔斯先生骂的!”“好吧听你的听你的你说的都对你开心就好。”

今天杰佣红线牵了吗?2

哎呀我的妈呀更新真不容易

@佣兵不皮。 :还不是你不勤奋。还有你语文真的不好

规则的部分就不细写了(懒

游戏部分也不想细写了……然而还是要细写

——————————————————————————

书接上文,话说奈布带着汉克到了宿舍,因为在上班时间没什么人,所以宿舍里显得空荡荡的:“庄园主真有钱啊……”汉克嘟囔着,奈布笑了笑:“小时候你还说要好好挣钱,把全家都接到大房子里住呢。”“小时候嘛,童言无忌,挣钱哪有那么容易……对了为什么每个人的房间不同?为什么这两个房间是空的?”奈布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我刚一进宿舍就是我想要的款式了。这两因该是你和杰克他妹的吧。”“为啥我没有……”“因为你和苏珊刚来,我没有你们的档案,没办法推断你们喜欢的房间款式,只能空着。”一个疲惫的男音从身后传来,两兄弟一转头,克塔斯从楼梯上走上来说:“你好好想你想要什么款式,我先去把苏珊的房间定了,10分钟后给我答复。对了我施魔法的时候不要让我分散注意力。(累死我了)”克塔斯拖着劳累的身体走向另一个房间,进去之后就锁上了门,通过门缝可以看见一阵不同寻常光芒射出来。汉克深深的感受到庄园主是万能的(这是一个flag)(克塔斯:背后一凉啊……)。

等十分钟后克塔斯出来了,汉克立马把画好的草稿交给了他,顺便瞄了一眼苏珊的房间:“这就是我房间的大体布局啦。”“不得不说,透视错了。不过还勉强可以看,我给你们开一下自定义,奈布你带他去了解一下游戏规则吧,等你们回来就布置好啦。监管者是里奥,你们去叫他吧。”“好的,我们这就去。”

到了里奥的房间,汉克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里奥正在给他的宝贝女儿做裙子,怎么说都不去:“好不容易有空闲时间,我把宝贝女儿的裙子做出来再去。”“可是,里奥先生您才刚刚开始做……”汉克想了想说,“我会做衣服,我们来帮忙吧,做完了就可以去自定义了。”非常巧的是,苏珊也从窗户翻了进来:“你们……这是要织裙子?”汉·迫不得已·想参加游戏·克默默的点了点头。“好吧,我也来帮忙!”“你会?”苏珊翻了个白眼:“我不是女生?要不是为了行动方便我也穿裙子了。”“其实你看起挺像……”汉克看着苏珊要杀人的目光,默默的把后半句咽了下去。我可不想像我妹夫(?)那样断腰……

于是,在苏珊神一般做裙子技术的帮助下,里奥很快就完工了,他把裙子小心翼翼的叠好,然后放到一个精美的箱子里:“好了,去哪个场地?”“emmmm……”突然发现庄园主没有说清楚场地的汉克一脸懵,奈布也是如此,一旁的苏珊一脸“我就知道你记不住”的表情,没有说话,里奥想了想,问道:“奈布,你第一次是去哪里参加游戏的?”“啊,我想想,大概是在军工厂吧。”“军工厂啊……真是个不想回忆的地方……去红教堂吧。”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红教堂,奈布边走边讲游戏规则:“咱们的目标是解锁密码,逃出庄园,监管者的目标是阻止求生者逃出庄园,当然,不管哪种方式我们还是会留在庄园的。一共有五台密码机,你们尽量不要让监管者抓到,一但被抓到就很不妙了,一开局就快去破译密码,也可以去溜监管者。不同的道具有不同的效果你们可以试一下,不过最好经过克塔斯先生的同意再试………”汉克看着奈布娴熟的讲解规则,从心眼里觉得自己的弟弟长大了。“那个,打断一下,我以前撬门用的工具为什么在这?”苏珊说着,举起了一个一米长的铁杆。“啊,这个,应该就是你的道具了,具体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在游戏结束后问一问克塔斯先生。”奈布指了指前方的一个红色教堂顶,“看,前面就是红教堂,那里曾经举行过一场未完成的婚礼,据说在教堂树下能找到新娘未说出口的誓词呢。里奥和我们分开入场,我们走这边。”

大家抬头一看,奈布指的方向上只有一排围着场地的铁栅栏,一个门都没有。“所以,我们是要翻墙进去?”苏珊略带兴奋的开口。“是的,本来我们要在等待室里传送过来,但是等待室满了,我们就只能走过来了,而且除了两个关闭的大门以外没有别的出入口,就只能翻墙进去了。我先进去,你们跟上,我会拉你们上来的。”奈布说着,踩上了铁栅栏之间的横杆,两步爬上了栅栏顶,刚想伸手就看见苏珊已经坐在了旁边的栅栏顶上并且把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自家老哥拉(其实是提)了过来……

奈布:“厉害。”

苏珊:“过奖过奖。”

等大家都进入了场地,游戏正式开始。

可能因为有“老手”的带领,他们在开局不到三秒就找到了电机“这就是电机,要先——”“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怎么解电机。”汉克和苏珊异口同声的说道,奈布真心羡慕上等人(?)又怀疑苏珊是个“上等人”。就在奈布思考的时候,电机的灯亮了——解密完成。“卧槽这才10秒左右啊!!!”汉克一脸懵逼的看着奈布:“10秒很快吗?你解电机很慢?”“我有战争后遗症……听到电机的声音就会不自觉的紧张……”汉克为奈布捏了一把汗:我弟在战场上都经历了什么啊!

今天杰佣红线牵了吗? 人物简介

私设 苏珊:https://shimo.im/docs/hDHncwbZR8UviWsb/ 点击链接查看「人物简介——渡灵者」,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正文在我的主页里,还有两个私设人物在 @佣兵不皮。 的主页里。有错误请指出来哦~

今天杰佣红线牵了吗?

有私设人物,好几个,杰克他妹(苏珊)、奈布他哥(汉克)和庄园主(克塔斯)还有其他庄园主 应该会有单独简介

小学生文笔

文风逗比,可能看不出来笑点😓

@佣兵不皮。 一起写的

第一次写文请多包涵

——————————————————————————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对于庄园主克塔斯来说,今天可不平静,有两个新人来到了庄园,他要去接待一下,希望这两人不要太闹。

“二位好,欢迎来到欧利蒂斯庄园。”克塔斯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开始打量面前的两人。“庄园主吗?你好,我是苏珊,苏珊·爱琳。”看上去小一些的女生行了一个屈膝礼,旁边的男生有些拘谨的看着他:“你好,我是汉克,汉克·萨贝菲尔·萨贝达。”“久等了,跟我来吧。”三人身后,庄园的大门缓缓关闭。

刚刚进入庄园,就碰上了两个人,克塔斯旁边的苏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嘿,老哥!”杰克整个人都不好了。“弟弟!”汉克对奈布招了招手,奈布十分惊讶:“哥哥,你怎么来了?”对于汉克和奈布没有那么亲热,克塔斯并没有很惊讶,汉克早在来庄园之前的通信中就说过奈布是他的弟弟,可是奈布去当了雇佣兵所以两人没什么交集。而苏珊是杰克的妹妹这一点,她倒是没有提到过,只是在信里说她来找人,现在看来这个人就是杰克了。

“死老哥你就那么把我丢下了?!把你亲妹丢下?!挺有胆啊你!?”

“怎么了!你又不是生活低能!再说了是你先到警察局告我的,有胆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给我增加工作量!我……”

汉克站在奈布身边看这两兄妹互掐,表示汗颜。克塔斯表示不行,他们吵起来能把庄园炸了:“两位,消消气。还有杰克你的绅士形象崩了……”

“咔”的一声突然响起,克塔斯本来以为是汉克在拍照,汉克表示我没拍照,我啥也没干。克搭斯这才发现杰克“坏掉了”。萨贝达兄弟两脸懵逼,苏珊扛着腰断的杰克。“艾米丽,你赶紧抬担架过来。”克塔斯明智地叫艾米丽过来:希望杰克的肾别跟着坏了。无可“奈”何之奈布表示想走,就跟克塔斯打了个手势:我们先走了。克塔斯点头示意并开始思考那个能让骨头接上的咒语叫什么。

“啊,对了,哥哥你对庄园还不熟悉吧,我带你转一转。”奈布说着,拉起汉克的手就走,边走边介绍:“这里是平时开会的地方,这里是厨房,旁边是监管者宿舍和咱们的宿舍,再往前走就是等待室了,通常我们在这等待游戏开始,然后就传送到游戏场地。走,我们过去看看。”

路上,汉克见奈布“面色红润”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弟弟?你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就、就是,有一个问题,新来的那个女生和杰克是什么关系啊……”“他们?哦,是兄妹。我听到那个女生叫那个男的哥了。你又和那个叫杰克的是什么关系?”汉克眼里闪着八卦的小火苗,“你们好像关系不一般呀。”“啊,我、我们,是恋人啦……”奈布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汉克(惊讶到失去色彩):“没想到你脱单了!可以啊,我弟有出息了!拍结婚照的时候记得叫我哈。”“说什么呢,我们还没发展到那个程度啦……”“脸都红成这样了,还说没到那个程度?第一次给他了没?”“啊啊啊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都23岁了,也该进入成年人的世界了吧。”汉克一本正经地劝(hú shuō)说(bā dào)。奈布表示这怕不是我的亲哥。“不说了,我带你去宿舍。”“哟,大名鼎鼎的佣兵竟然害羞了,好吧,听你的。”在汉克看不见的地方,奈布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是兄妹啊……那太好了……”

————————————————————————————小剧场下面~~~
*私设杰克有一个妹妹(苏珊),奈布有一个哥哥(正文里出场),还有庄园主(克塔斯,会魔法,霍格沃兹毕业)
*前因后果正文里写了……

病房里
艾米丽给杰克上完药就出去了,苏珊坐在窗台上晃着腿,幸灾乐祸的看着杰克:“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还不是你害的!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我可是你亲哥!我……啊,疼疼疼!”“杰克你别乱动!我可不想帮你再复位了!你腰太细,我老对不上!”在打石膏的克塔斯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魔法白学了,对了几十次才™对上。“谁叫你把亲妹妹一个人扔在家里自己跑到这里快活的,活该!”“我跑到这里明明是你把我告到警察局让我不得不来的!我……”“好啦好啦,二位冷静一下,吵的妾身头痛了。”苏珊向门口望去,一个一身红衣面容和善的女人走了进来,“啊,忘记介绍了,妾身红蝶,很高兴有新人加入呢。”
        好人。苏珊给红蝶打上了标签。
        紧接着一个红头发的杀马特冲了进来:“啧啧啧,杰克你也有今天~”然后他看到了坐在窗台上的苏珊,“哈,你就是杰克的妹妹?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能让杰克吃瘪的人,很高兴认识你!”“裘克!你不是有推演吗?!别在这凑热闹!”克塔斯气的一把勒住杰克的腰,绷带勒紧的声音和惨叫声如约而至“啊!疼疼疼!嘶,克塔斯先生请轻一点。”看着一同幸灾乐祸的裘克,杰克觉得自己这几年白活了。克塔斯表示自家庄园里的人怎么这么不省心……
        总之今天的庄园也很和平。

寻文启事

想找一篇文
大体内容是雷3里海拉杀了除了洛基以外的所有人,然后洛基到地球找奇异博士,让奇异博士把他送到一天前去阻止海拉,结果他直接被送回了四年前,然后开始改变未来。
昨天刚刚看的,结果今天就找不着了😭
有谁知道吗?